快手上怎么买东西(到底什么人在快手买东西)

怡佳生活常识 4 0

  6月16日,《乘风破浪》中广受欢迎的“诚实坦率的姐姐”张雨绮从综艺节目屏幕上走下来,来到了Aauto Speeter的直播室。

  这一次,她有了一个新的身份,成为了—— Aauto rapper Live电商的代言人。至于张雨绮被选为发言人的原因,Aauto Speeter的解释是:“讨价还价比任何人都好,挑货比任何人都好。”

  

  结果,“残酷人物”张雨绮第一次在直播中卖货,卖出2.23亿元大神级成就。

  即使是“商品之王”李佳琪和维娅,每天也只有3.5亿的成就,当他们在一场比赛中突破1亿时,他们就开始庆祝了.

  在张雨绮出现的前一天,反对派“更快”与JD.COM联手,火力更加凶猛。当日成交金额达14.2亿元。

  回想2010年,淘宝双十一那天,一共卖了9.36亿.

  事实上,自6月6日至16日被指定为优质购物节以来,Aauto Speeter在电力行业创建节日的“雄心”已经显露出来。

  6月14日,Aauto rapper也创下了电商历史新纪录,——。单个直播带来的商品超过10亿。

  当天,拥有5000多万粉丝的《阿托更快》主播辛有智一个直播就卖出了12.5亿元!

  

  12.5亿!这是好市多在热火的一家门店343天的销售结果。一家沃尔玛店六年能卖这么多。

  拥有3亿多日常生活的a uto rapper已经具备了制作节日的能力。

  最近在Aauto rapper Super Flow Pool的吸引下,似乎直接在海里卖货形成了旋风。

  主播不仅有《妹子综艺》《有货哥》,还有《首富爸爸》——丁磊。

  6月11日是网易的大日子。这一天,网易第二次在港交所上市。

  上午完成“云锣”的丁磊,晚上8点出现在Aauto Quicker直播室。

  

  49岁的丁磊32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国首富了。

  一直专注于做精品的丁磊在现场海报中低调但得体地说:“不要赚钱,玩得开心。”

  结果,4小时内,“自得其乐”的丁磊依然卖出了7200万。

  除了首富,还有“女王”。

  5月11日,格力董事长董明珠在三小时内,在Aauto rapper的直播房卖出3.1亿元。

  

  这位从格力底层业务员一步步走上来的董事长,早年被称为格力的“销售女王”,现在更是稳扎稳打地戴着这个头衔。

  最近,Aauto Speeter的热门主播包括现场土著老板、综艺明星和商业领袖.覆盖面太广。而且,不管是谁,卖掉北李佳琪都很容易。

  为什么这些主播有这么大的号召力?他们为什么选择Aauto rapper?

  什么样的人在Aauto Speeter上买了这几十亿的商品?

  01

  以前在一二线的主流舆论圈里,带货直播一直被塑造成一个比较低调的形象。就像市场里的街头小贩,他靠叫卖来卖便宜货。

  

  当大人物、大人物开始聚集在直播室时,过去的刻板印象也改变了。

  6月7日,爱马仕、LV、阿玛尼等几十个奢侈品牌的大牌产品,都被世界知名奢侈品购物平台天宝图书馆(Temple Library)在Aauto Speeter的直播。

  同一天,2019年展会上的普拉达女包和路易威登女包也跻身前三名。

  

  42760元18K金宝格丽玫瑰戒指,秒空。

  价值10万的劳力士绿水鬼表,秒空。

  就连被称为“奢侈品中的奢侈品”的38万元柜台价位的爱马仕Birkin 35手袋也是空的。

  一个奢侈品直播居然卖了1.05亿。

  奢侈品特价不一定代表正常消费。

  在Aauto rapper,董明珠的特别成交是3.1亿元,平均单价3000元。价格12000的空气净化器除了新冠肺炎还能卖,一天就能卖完

  100台……

  这样看来,在快手上买东西的人,并不是大家所想的下沉市场,其中有大量的高消费能力人群。

  否则,董明珠的高端电器,丁磊严选的百货,寺库的奢侈品,都卖给谁了?

  快手不仅与董明珠、丁磊这样个人声誉度很高的主播合作,还拉来一个同样高声誉度的全品类零售平台方——京东。

  京东自营商品的品质,以及物流和售后服务,在消费者中也是有口皆碑的。

  

  据媒体报道,5月26日,京东和快手达成了合作协议:快手用户可以直接在快手购买京东自营商品,不用跳转到京东APP,同样享受京东服务。

  有了3亿日活的流量池,走量有了保证。有了丁磊、寺库、京东等品牌企业、供应链,产品质量有了保证。流量方与品牌方联手,这是双赢。

  并且,活动期间,在京东百亿补贴的基础上,快手也给出百亿补贴,”双百亿补贴“将“双赢”变成了现象级。

  

  一直将“直控终端价”作为管理目标的茅台,在渠道端的价格控制是出了名的,快手还是砸钱将价格压了下来。一度火到供不应求的雅诗兰黛小棕瓶,快手备货2万瓶,并且,还把价格压低了140元……

  双百亿补贴效果也很明显——6月16日,通过快手卖出的京东直营店商品达到14.2亿元。当天,iPhone卖出20多万部。高端5G手机领军者华为P40也卖出2万多部……

  在618这样一个市场激烈竞争的时间节点,依靠流量和品牌优势,快手直播电商已经表现出了造节级别的能力。并且,不论是供应链水准,还是客单价,水准都比较高。

  看来,是时候重新认识一下“快手电商直播”这个新物种了。

  02

  2019年12月16日,国家邮政局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实时检测到一条数据:

  2019年我国的第600亿件快递,是山西一位消费者从韩国购买的商品,由圆通速递从天津保税区揽收。

  15天后,即12月31日,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阿布洛哈村正式通车。建国70年,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建制村,终于通路了。

  全村振奋:“太好了!感谢党的好政策,以后我们出村再不用天不亮就往外爬山了。”

  

  早在2018年的跨年演讲中,罗振宇就曾这样说:“在中国,再众所周知的事情,都起码有一个亿的人不知道。而大多数时候,是十个亿的人都不知道。”

  事实的确如此。在白领圈热闹了多年的电商大战,其实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阵仗。直播电商虽然走红,现有的市场规模却并不大。

  相对于近30万亿的传统电商规模,目前直播电商规模还不到5000亿元。

  归根结底,基础建设决定上层建筑。

  

  截至2020年3月底,我国网民规模只有9.04亿,手机网民规模仅8.97亿人。其中,用手机进行网络购物的用户只有7.07亿。

  也就是说,14亿之中,仍有5亿人没有用网、近一半人口没有网购经验。

  另外,网购人群中,普通老百姓对商品的鉴别能力,也远没有一二线白领想象中那么高。

  2015年的一首街头洗脑神曲,就将这一切打回了原形。

  

  “江南皮革厂倒闭了!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,欠下了3.5个亿,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……”

  2012年10月,成都一家录音棚的老板余小龙,接到一份录音订单,看了一眼发言稿,忍不住被逗笑了 。最终,他只收取了一个江南皮革厂产的钱包做劳酬。

  这样的广告,之所以会被不辨真假地流传多年,与我国人口结构密不可分。

  因为义务教育的普及,我国文盲率从解放前的90%以上,已经下降到3.6%以下。但同时,截止2018年,我国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口,也只占到总人口的4%。

  

  对于96%的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,不仅阅读商品图文有障碍,下载和使用电商APP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更不用说,去溯源、查证商品的真假优劣了。

  在赶集、逛街过程中,听导购、店铺老板的介绍和演示,以及其他顾客的分享和评价,是普通消费者鉴别商品的最直接、有效方式。

  

  根据基础建设来看,这种方式还将长期存在。

  好在,“基建狂魔”的名称并不是白叫的。电商行业正发生新的变化。

  2015年,工信部和财政部正式启动推进农村和偏远地区光纤和4G网络覆盖的工程。如今,覆盖率已经达到98%。

  

  3G到4G,最大的变化是,短视频崛起。

  到2020年初,快手日活超3亿,覆盖了全国近1/4人口。

  辛巴、二驴、散打哥等主播,在走访供应商之后,就承担起了一个重要的功能——小喇叭。

  原本那些信息闭塞、看不懂或者不喜欢看图文的消费者,因为有了这些“小喇叭”“小广播”,帮他们翻译、讲解,终于消除了信息差。

  因此,在电商直播中,消费者不看任何图文信息,也具备了一二线精英白领在传统电商平台上的鉴别能力。

  直播电商欣欣向荣之时,传统电商却是另一幅景象。

  2018年,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传统电商的流量红利消失,获客成本变得越来越高昂。

  原本象征着互联网新时代的“电商平台”们,如今却只能被称为“传统电商”。京东、苏宁、拼多多等企业,都开始迅速入场,加入了孵化直播业务的赛道。

  

  而快手这样的优质直播平台,也自然变成了传统电商企业优先选择的合作对象。

  那么,在快手上,究竟哪些人会蹲三四个小时直播来购物呢?

  03

  第一次做直播的张雨绮,还是保留着赶集、逛街挑东西的传统。

  6月16日直播中,当时,辛有志把烤箱搬上来,张雨绮猜的价格是500元。然而,这款烤箱最终售价定在了88元。

  

  听到价格后,张雨绮再三要求插电验证,生怕是假的。

  直播到后半场,网红自嗨锅上来了,张雨绮要亲自尝一尝,和之前的吃过的对比之后,才给出推荐。

  在这方面,黄峥的母亲也很有心得。

  

  这个黄峥就是拼多多的创始人。6月18日那天,黄峥身价429亿美元,成为全国第3大富豪。

  黄峥说,自己的母亲在卖菜、买卫生纸时,也会货比三家,会计较一两块钱的差价。总之,尽量不花冤枉钱。

  而在买手机、电视机等产品时,也会挑高端的。同样,也要货比三家。

  不论商品价格高低,也不论身处哪座城市,选择质量最好、最实惠的,这是所有消费者的最本质需求。

  

  但是,追求价格最低,却不必然地指向低端市场。

  原来的奢侈品、高客单价产品,在直播间也被也被重新定义,价格甚至向日常用品看齐。

  专柜售价38万的爱马仕包,快手直播间最终售价仅99999元。普拉达、路易威登包,售价仅在万元级别……

  这些产品要么供不应求,要么冲到单品销售榜Top3。

  不过,快手寺库专场动辄上亿元的销售额、董明珠直播间客平均单价3000元的电器,以及丁磊的“严选”产品,虽然价格偏高,订单却不全是来自于一二线城市。

  在广大的县镇市场,同样,有着一二线白领们难以想象的消费力。

  今年1月,新华网曾转发了一份《小镇青年消费报告》。

  

  在这份研究报告中,有一句对一二线白领来说,不太友好的调查结果:

  “相对一二线城市,小城市居民刚性生活成本在可支配收入中占比较低,诸多因素使得他们更愿意消费,更有能力消费。”

  2016年之后,三四线城市,已经成为跨境电商、汽车、3C电子等中高端商品消费,增长速度最高的群体。

  小镇青年的消费能力,已经全面崛起。

  直播电商一蹲就是三四个小时,这代表他们不仅有可支配收入,愿意消费,同时还很有闲。

  

  这就是的“有闲阶级”的诞生。而且,他们的崛起速度十分惊人。

  智研咨询发布的行业研究显示,2020年直播电商行业规模将达到9610亿元,比2019年翻一番。

  直播电商,大势已至。

  尾声

  目前,直播电商虽然增速迅猛,但,时代的红利高峰,还没有到来。

  换句话说,每个参与者,都还有机会。

  即使日活过3亿的快手,目前,也处在进化阶段。

  

  早在2018年以前,快手专注于做内容,没有涉及直播电商。

  所谓“人一过百,形形色色。”

  直播电商的萌芽期,快手平台上的带货,没有统一的监管体系,因而留下了刻板印象。

  而当快手回过神来之后,每一招都掷地有声。

  快手先是引入供应链管理,平台与主播合作对产品进行溯源,开始从根上优化购物体验。

  今年,快手与京东合作,不用跳转到APP,直接切入京东自营店供应链体系,更是行业的奠基之作。

  京东有长期锤炼出的自营店供应链,却面对向外突围的流量困扰。非一线出身的快手,已经从外而内占领一二线流量,供应链和流量优势双双结合。

  与全球奢侈品购物平台寺库合作,则是将供应链拓展的全球。

  再加上二者的“双百亿补贴”,将从更大范围对市场进行教育,为后进者铺路。

  

  鸡有鸡道,鸭有鸭道。

  京东快手这样的巨头,玩的是大手笔,一般平台比不了。

  但是,这块市场的蓝海仍旧十分广阔。

  6月18日那天,蛋蛋姐我忍不住,也悄悄试了试直播。

  紧张是一定有的,但更多的,还是尝试新鲜事物的兴奋。

  这就是这个时代教给我们的——

  不管你喜不喜欢,大浪翻腾,潮流如此。就算不做潮头的引领者,起码也不能落后太多。

  百科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